《道德经》漫议(第八十章)

来源:骊山老母宫网络平台 作者:金明立 时间:2019-08-12

 

本章描绘了老子心目中理想的社会蓝图。人民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逸,习俗欢乐,国与国之间可以望得见,连鸡鸣狗叫之声能够听见,人民从生到死都不情愿互相往来。
 

原 文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译 文
国土要小,人口要少。即使有价值十倍百倍的器物却不使用;让老百姓看中死亡而不愿意向远方迁移;即使有船有车,也不乘坐它;即使有武器军队,却不用它去布阵打仗。让人民再回到(远古时代)结绳记事的自然状态。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逸,习俗欢乐。国与国之间可以望得见,连鸡鸣狗叫之声都能听见,百姓从生到死也不互相往来。
 

谩 议
“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国土小,人口少。即使有价值十倍百倍的器物却不使用。这儿的“什伯”是数量词,指超过十倍百倍的意思。这里指价格昂贵。“小国寡民”图景的出现,说明了老子时代战争频繁,让老百姓难以生存,这种背离“天之道”的现状让老子心中产生了“小国寡民”的理想社会蓝图。
 

“使民重死而不远徙。”使百姓看中死亡而不愿意向远方迁移。老子的这种愿望是非常正常的。因为老子所处时代,正值周天子分封上千个小国,兼并成了后来十几个大国的春秋战国时期。随着各国人口逐渐增多,分封时那些不很明确的国界,就成了相互争夺地盘的借口。战争愈演愈烈,百姓饱受战争之苦,小国逐渐被大国兼并,形成了列强割据的局面。面对这样一个让人难以忍受的战乱环境,老子便辞官西出函谷关,来到今周至楼观台隐居修道。但老子当时的隐居之地还是在周王朝国土之内。他为什么不向更远的地方逃离呢?因为他“小国寡民”的图景还在想像之中。
 

“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虽”,即使,纵然的意思。“舟”,指船;“舆”,指指车。“甲”,古代用动物皮做的护身衣服,泛指军人穿的铠甲。“兵”,指兵器,武器。这几句意思是说,即使(这个小国里)有船有车,也不乘坐它;即使有军队武器,也不用它去布阵打仗。让百姓再回到远古时代结绳记事的自然状态。“结绳”,是指远古时期在没有文字和纸张的时候,人们把部落中的各类大事,在绳子上打一个结的办法记录下来。“无所陈之”中的“无所”,是指没有地方,没有必要。“陈之”的“陈”,在这里读zhèn,指古代交战时的战争队列。这里当动词用,指摆出战争的队列,准备战斗。为什么有船,有车,有兵器军队却不使用呢?因为在那个礼崩乐坏的春秋时代,社会风气太糟糕了,老子想要矫正世俗观念,便向人们提出了这种返朴还淳的主张,希望全社会一起回到和平相处的从前,不要再恶性循环下去了。但这只是老子的美好梦想,我们不必用当今国际环境去评判当时的现实。接下来老子继续憧憬着他更美好生活,他说:


“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意思是说,在这样的小国度里,老百姓吃得香甜,穿得漂亮,住得安逸,习俗欢乐。国与国之间可以望得见,连鸡鸣狗叫之声都能听见,百姓从生到死也不互相往来。为什么他们到死都不愿意互相往来呢?因为这里的“往来”,不是和睦往来,而是相互攻击。我为什么要这样理解“往来”呢?这正是老子“正言若反”之说。诸侯国的当政者为了一己私欲而对他国发动战争,无形之中将双方国家的老百姓引入了水深火热的“往来”之中。这是老子不愿看到的的社会现实。


由上而看,“小国寡民”思想是老子理想的生活图景。反映了老子对他生活时代的不满。对此,有些学者认为,老子的“小国寡民”思想是在开历史倒车,认为这是没落贵族阶级知识分子,在社会经济发展洪流和新生事物面前的消极退缩表现。其实,这大大曲解了老子的本意。如果是消极思想,那老子为什么要说“治大国,若烹小鲜(第六十六章)呢?”为什么说“大帮者下流呢?(第六十一章)呢?”在老子看来:“天下者,国家也,当以清静无欲为正,让老百姓安居乐业。“以正治国”,国家才能太平,百姓才能安康。而国家太平、百姓安康,不仅是老子的理想,也是百姓的最基本愿望。当然,读经重在悟道。中国文明发展历经上下五千年,人们从上古时期的茹毛饮血开始,从战火纷飞的春秋战国,到秦始皇统一六国、汉武帝开疆扩土;从三国鼎立到繁花似锦的盛世唐宋;从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最后到人民共和国的建立,承上启下、新老交替,终于成为当今中国疆土广大,国家之强,社会稳定,人民幸福,中国有史以来最好的时期。如果道祖老子在天有灵,他一定会说他的“小国寡民”“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美好生活,就是当今社会中的各行各业、各个宗教,各个家庭,乃至于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幸福快乐的真实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