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道德经》中的信言和美行

来源:骊山老母宫网络平台 作者:金明立 时间:2018-11-01

    老子是道家的创始人,他关于美的论断是我国古代人们对美的最初的探索。在《道德经》的第81章中就有六章用到了“美”这一词语,并且夹杂了较为浓厚的哲学色彩、突出的美学意义。相对而言,老子《道德经》关于“美”的论述具有其特殊的意义,接下来我们将对《道德经》中的“信言美行”进行研讨:
    老子《道德经》第81章就有“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这句话说的就是:“忠诚正直、尊重事实的话往往不漂亮,不会令人非常满意;漂亮的字句、优美的修辞、悦耳的言谈往往都带有种种夸张而不足为信。因为自然是平淡而不华丽的。真正好的理论不必争论自然令人信服,能引出争论的事总有他的不完善处,精深博大往往很难兼顾:过于精研深究往往无力旁顾;一昧求广博,不分鱼龙兼收并蓄,往往难有真知灼见。智者不会刻意地积聚,以不积聚作为人性的圆满。不断地将德行施与众人,从而自身德行日益精深;无私地把一切贡献给民众,反而使自身日益充实。

    自然规律的特点是生长、养育万物而不恣害众生;智者的行为准则就是只施德行而不争功名。”老子之所以产生这样的看法与其所处的时代有着直接性的关系,春秋中期正处于社会大动乱、大变革的时代,阶级斗争也十分复杂。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真与善往往是对立着的,在美丽动听的言语背后隐藏的或许是虚伪丑恶的思想。正是因为这一社会现实,老子才会产生出这样的观点,尖锐地揭示了历史的事实。“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在古代社会也有着多次验证,正所谓“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早在唐朝就有忠心耿耿的魏征,敢于在皇帝李世民面前大胆进言。即使是李世民这样历史上少有的开明皇帝,对于魏征的忠言依然是敢怒不敢言。有一次,李世民想花费重资建设一座巨大的宫殿,这座宫殿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魏征直接跑到李世民面前,要求皇帝取消这一计划,否则将会和隋炀帝一样不得人心。被魏征进言的李世民感觉十分没有面子,但是在冷静思考之后,李世民还是听取采纳了魏征的意见,撤销了这一计划。魏征虽然说出的都是“信言”,但是却为李世民献上了很多正确的建议。魏征以直言不讳而闻名,他对唐太宗的谏言自然也是刻薄、逆耳之极,是人的听了都感到不爽,唐太宗也不例外,几次因为魏征的直言而气恼,几欲罢之,但最终他没有那么做,因为他知道“信言不美”。不是他身边没有善于附和的小人,是因为他懂得“美言不信”。

      除了魏征以外,历史上还有敢于直谏的张良。在刘邦十万义军攻破峣关、蓝田大败秦朝关中守军之后,刘邦得以率领天下义军,首先进入了咸阳。但是此时的刘邦也因为胜利沾沾自喜,并且被咸阳宫中的美色珍玩所吸引,甚至准备在秦宫内玩个尽兴。这时候张良直接入宫觐见,很严厉地数落了刘邦的错误。之所以有了这些人的敢于觐见,才有了李世民、刘邦等人的成功,这足以可以证明信言的重要性。但是在这个世界,不仅做到“信言”很难,同时听取采纳“信言”的人也越来越少。这是因为虽然人们懂得“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的道理,但是人本身就不完善,有着性格上的缺陷,在很多事情面前都容易固步自封、自以为是。这就要求我们摆正自己的心态,能够容纳、集思广益、兼听则明,并且能够接受“道”的指引。同时,我们还应该学会去“容纳”他人的言行,只有做到容纳他人,才有可能发现事情表象背后更多的本质,才能找到自身的不足,对自己进行进一步的完善,避免陶醉在自我的世界之中。
      但是老子对美与真、美与善之间矛盾的强调,并不等同于其否定了美与真、美与善之间有统一的可能性。《道德经》的第六十二章中就有:“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壁,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为天下贵。”这句话说的是“道是万物的主宰,是善人的法宝,恶人也会受到道的保护。美好的言辞能够换取人们的尊敬,善良的行为可以见重于人。即使有不懂为善的人,怎么能够将他们抛弃呢?所以树立天子,设置大臣,虽然先献上美好的玉石,后献上珍贵的车辆,还不如把道作为献礼。古代之所以重视这个道?不是说有求即能得,有罪即能免吗?所以被天下所重视。”我们上面提到的魏征不仅大概进言,同时还会用美好的语言来获得别人的尊敬,获得他人的尊重。魏征曾经写过《谏太宗十思疏》这一篇奏章,向李世民提出了“十思”的建议:其中第一思维“思知足以自戒”,说的是看到心爱的东西要懂得知足;第二思是要李世民在想要大兴土木时,需要做到“思知止以安人”;第三思为,地位高有危险,“思谦冲而自牧”;第四思为,害怕自满自封,“思江海下百川”;第五思为,喜好玩乐,“思三驱以为度”;第六思为,担心自己懈怠,“思慎始而敬终”;第七思为,忧虑视听被闭塞,因此“思虚心以纳下”;第八思为,害怕谗言邪恶,“思正身以黜恶”;第九思为,赏恩别人,“思无因喜以谬赏”;第十思为,惩罚别人,“思无以怒而滥刑”。魏征的“美言”中肯直率,从中可以汲取无限的智慧;除了《谏太宗十思疏》之外,魏征还向唐太宗进谏了另一篇美文,叫做《十渐不克终疏》,在其中就提到了清静寡欲、节俭爱人、慎习与善良之心、淳朴之心、任用贤人之心、警戒玩乐之心、上下团结之心、谦虚谨慎之心、防灾勤政之心等建议,也让唐太宗在看完之后心生感慨,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唐太宗将魏征的“美言”刻写在了屏障智商,每天都提醒自己。从魏征的进谏充分可以验证老子在《道德经》中所说到的“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
      因此,老子并不是不重视信言美行,而是认为应该重“道”,应该注重精神文明建设。道是包罗万象的万物规律。它是善人的法宝,也是确保改变不善人的法宝。善言可以为世人普遍推崇,善行可以感化周围的人们。因此,老子在《道德经》中所阐述的“信言”、“美行”其实就是精神文明的内容。请各位设想一下,如果全社会的人都用善言来感化周围的人们,用善行来带动周围的人们,不善的行为还会有市场吗?如果不善的行为都没有立锥之地了,离和谐社会的距离还会远吗?其实,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为我们设计好了实现和谐社会的方法。尤其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建设的新阶段,更需要坚持老子《道德经》中关于信言美行的引导,遵循“道”的指引。

       在当今社会,要想做到信言美行,必须要“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可以从《道德经》等优秀文化中汲取积极的养分。首先,我们应该将诚信作为一个公民必须要恪守的道德底线。诚信就是要求做人做事要诚实诚恳、不说谎,不做假,心口如一。诚信是各种形态社会积极倡导的基本社会价值观,是公认的个人道德底线。诚信在生活中几乎无处不在,例如市场经济中货真价实的交换规则;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不作弊不抄作业的基本要求;家庭成员愉悦相处,靠的都是成员之间的相互信任和宽容。没有诚信的城市,不会是一个幸福的城市。同时,诚信也能让我们获得他人的信任和尊重。但是我们也必须要认识到,诚信是有条件的诚信,它服从更高的价值准则,不能因为诚信而变得愚蠢,否则不仅会造成个人利益受到侵害,还会给更多的人带来灾难。在做到诚信的基础上,我们还要努力做到友善,只有这样才能为和谐社会的构建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友善是信言美行的重要构成,也是公民层面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保持友善才能维持人际之间良好的关系,才能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从善意的角度出发,做到尊重、谦和、朴实、宽厚、平等、诚信。我曾经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年轻的小偷在企图行窃时被一个女孩发现了,女孩并没有惊慌,也并没有报警,而是装作不知道对方是小偷的样子,热情地邀请他和自己聊天。在小偷临走前,女孩还用自己的小提琴为对方拉了一首曲子,并将小提琴转送给了小偷。后来,当这个年轻人再次寻找女孩时,女孩已经因为骨癌离开了人世。年轻人赶往墓地,发现女孩的墓碑上镌刻着“把友善奉献给这个世界,所以我快乐”。小女孩的友善行迹改变了小偷的生活轨迹,他重拾信心,挑战贫困和苦难,最后成为了世界一流的小提琴艺术家。小女孩善待少年,是为了体面地维护他的尊严。她的友善、宽容和爱心,震撼了一个迷途少年的心,让他重新树立起了信心。

      从这个故事足以可以看到友善的重要价值,可以看到这种信言美行对人一生产生的重要影响。在坚持信言美行的过程中,我们也应该将和谐作为不变的追求。和谐的内容极为丰富,既包括社会交往中人们的互相尊重、和睦友善、包容谅解,同时还包括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只有尊重多个方面的和谐,才能履行《道德经》中的“道”,才能维持良好的社会秩序。这就要求我们能够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指导下,用和谐的思维去认识事物,用和谐的态度对待问题,用和谐的方式处理矛盾。将和谐观融入人们日常生活,实现身心和谐、人际关系和谐、人与社会关系和谐、人与自然关系和谐、国与国之间关系和谐。尤其是在当代社会,随着多元文化的侵入对我国社会整体环境也造成了或正面、或负面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可喜的一面,同时也能看到让人忧愁的一面。例如在社会上就出现了很多犯罪低龄化或者是违法行为极为恶劣的情况。在这一现实环境之下,我们更应该奉行《道德经》中的“信言美行”,深刻领悟“美言可以市,尊行可以加人”,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我们也应该付出具体的行动,提高自己的思想觉悟,在弘扬《道德经》“信言美行”思想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注重自身在行为举止上的优化,这样才能发挥自身的带动作用,成为语言文明、行为美的榜样。
      “信言美行”的奉行与践行并非在朝夕之间,在《道德经》等道家经典弘扬发展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结合社会主义建设的新要求,了解当代社会发展的新动向,将“信言美行”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紧密融合在一起,发挥《道德经》经典理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重要价值,这样才能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融入更多的精彩。在此,也希望各位道友能与我携手共进,将“信言美行”坚持到底!